非洲人小欧

第一次板绘 好差。

好了来一个正经的自我介绍。
这里初出茅庐小欧 全圈名是oreo(因为爱吃奥利奥吼吼!)
这是上学的摸鱼,最近在变画风。

👇以下是本人的小圈圈⁽⁽ଘ( ˊᵕˋ )ଓ⁾⁾
✔(哈利波特)
(●'◡'●)ノ❤吃德赫(小圈子)可写同人文可画同人图
✔(越狱)
迈克尔巨可爱我爱他!!!
吹爆茶包又爱又恨(இωஇ )
✔(神探夏洛克)
福莫 福华都吃 莫娘小可爱!!!!!
✔(漫威)
除了黑豹所有复仇者系列都看过!!锤基小蜘蛛钢铁侠小甜心黑寡妇都是我本命(*꒦ິ⌓꒦ີ)暴风式哭泣
X战警系列吹大表哥北极星金刚狼呜呜呜呜呜呜呜呜
✔(DC)
神奇女侠超人(亨利的)神颜 抱抱海王小公主(*Ü*)ノ☀

接下来是我的男人们( ̄y▽ ̄)~*捂嘴偷笑
💗老公莱昂纳多小李盛世美颜所以不要损他
🎉甜茶荷兰弟吧唧德普叔裘花
吴磊刘昊然黄景瑜都是我家男票✔

🎵断眉烟鬼霉霉都是爱人!
毛不易陈粒都是本命!

求太太们k我💞

给朋友的画
不怎么擅长这种甜甜的画风啊。

无声

    赫敏·格兰杰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从噩梦里醒来了。昏暗潮湿的地下室各种恶虫在那里安家,黑布下的眼睛只有在他进来换药时才能透进来微弱的光亮。鼻腔里充斥着血腥味,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死亡的老鼠的。但这一切都不足以让勇敢的格兰杰心有余悸这么久,一直萦绕她的梦魇,是那个倒在血泊里的男孩。

    从开学的第一天,作为新生的她就受到纯血马尔福的鄙视。语言的攻击,轻蔑的眼神,似乎都在对她说:“恶心的泥巴种,给我滚远点。”格兰杰也不懂这是马尔福由于哈利才对她的迁怒,还是出于别的原因。马尔福家的臭白鼬和优秀的麻瓜是死对头,是霍格沃兹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 但是她不懂。虽然那个男孩那么讨人厌,也一直是幼稚乖张的形象在她的心里存在。她不懂为什么大战时他成为伏地魔的手下,站在魔鬼的一方;她也不懂为什么在那群魔鬼把她掳走审问时,在疼痛的泪水浸没的眼中他投来莫名的目光。那是温柔如水的目光,鸽子灰的眼睛在清冷的月光下莹莹发亮,隐匿在铂金色的碎发下。他本该高兴才对,死对头倒在他的脚下,并且奄奄一息,但是他却眉头紧锁,甚至给格兰杰他在心疼的错觉。她更不懂,为什么在把她丢到肮脏的地下室后,不可一世的马尔福非但没有等她刻有“mudblood”的手臂慢慢腐烂,模糊的意识渐渐消亡,反而偷偷跑来替她上药,并用轻柔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唤醒她,不断重复:“格兰杰……格兰杰……给我醒着……算我求你……”

   在地下室的日日夜夜,虽然格兰杰也分不清白天和晚上了。她不断地做梦,起初是哈利罗恩还有金色飞贼等等等等,后来,梦里只有模糊的有着铂金头发的男孩。

    大战进行了许久,格兰杰在拷打下只字未提内情,但奇怪的是,伏地魔也未杀她。她预感哈利波特快率领大家赢得战争了,心中不由得高兴起来。马尔福再次来为她上药时,她摸到了他手臂上长长的伤口,男孩也不由得身体一颤。她鬼使神差地轻轻开口道:“马尔福……你还好吗……”

     男孩愣住了,静默许久。格兰杰以为自己又惹他生气了,不敢多说一句。可是出人意料的是,男孩收紧胳膊,紧紧地抱住了她。她能感觉到轻微的呼吸,撩拨她的脖颈,清幽的古檀香味是马尔福家特有的味道。她觉得环抱她的男孩在颤动,然后就是微微的啜泣声。不知为何,心脏突然一紧,她只想抱住男孩。

      之后男孩一如既往地来换药,每次都有长时间的拥抱来告别,这似乎是种仪式了。只是他从未开口一句。

       最后一次相见,是大战结束后了。赫敏被救了出来。她用许久适应了曾经渴望的阳光,第一秒却只想见马尔福。她在欢呼的人中穿梭,又回到阴冷的地下室,他看见倒在血泊里的男孩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   “马尔福……马尔福!你还好吗?我救你出去!她带着哭腔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嘿,是你。”男孩咳出血来,嘴角却挂着笑意“你怎么会来呢,我从没想过你会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一直你在给我换药,我当然要来救你!”
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……”马尔福眸子含笑,又沁满泪水,“是我咎由自取……但是这是我的使命,赫敏。正如你是天生勇敢的小狮子,而我是永远黑暗里的毒蛇。”

       还未当格兰杰从那声赫敏里回过神来,男孩又说:“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赫敏,但是请你抱住我,拜托。”

       赫敏紧紧抱住了他,正如那天他紧紧抱着受伤的她。

      “对不起,叫你泥巴种是嫉妒你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针对你,其实我内心不想的,不想的……”说着又咳出一大摊血来。

      “没关系马尔福,没关系。我们都没有怪你……”赫敏轻声说道“我们还有很长时间,你还可以向我道歉,用很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 阳光下马尔福鸽子灰的眼睛熠熠生辉,他恳求道“叫我德拉科,赫敏,德拉科。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孩更加冰冷,腹部的血洞在汩汩涌出鲜血,本就苍白的脸上无一丝人色。终于,泪如泉涌,在阳光祭奠的黑暗中,她轻声耳语道:

       “我爱你,德拉科。我爱你。”